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免责条款未尽提示说明义务不产生效力 ,保险人应承担保险责任
作者:郭祥社  发布时间:2018-04-17 10:50:28 打印 字号: | |

免责条款未尽提示说明义务不产生效力 保险人应承担保险责任

——钟树华、李运花、刘仁香、钟佳、钟鸿杰、钟艺杰诉农银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2017) 湘0481民初951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 湘04民终1209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人身保险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钟树华、李运花、刘仁香、钟佳、钟鸿杰、钟艺杰。 被告:农银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

    【基本案情】 2016年8月31日,投保人钟科平在被告农银保险湖南分公司设立的耒阳市神龙路3号3楼服务网点(代理人龙元玉处)分别投保了农银智盈天下终身寿险(万能型),保险期间:终身;交费期间:10年;保险费:4000元;保险金额:8万元。农银爱相守重大疾病保险,保险期间:至65岁;交费期间:10年;保险费:2520元;保险金额:10万元。农银祥瑞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1年;交费期间:1年;保险费:160元;保险金额:10万元。钟科平向被告交保险费共计为6680元。保险合同号为201643040210005350,投保人及被保险人为钟科平,受益人为法定,交费频率为年交,保险合同成立及生效日为2016年9月1日。2016年9月6日13时55分许,投保人钟科平驾驶湘D878F8三轮车沿107国道由南往北行驶至1868路段时发生多车追尾相撞,造成钟科平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本次交通事故经耒阳市交警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钟科平无责任。嗣后,六原告作为身故保险金法定受益人,向被告申请保险金理赔未果,遂诉至法院。 六原告请求被告赔付死者钟科平生前投保的农银智盈天下终身寿险(万能型)的保险金8万元、农银祥瑞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金10万元,共计18万元。 被告辩称:被告严格按照保险法律法规的规定,在订立合同时已经在投保书、产品说明书及其他保险凭证上对免责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条款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之后钟科平作为投保人及被保险人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确认,认可保险人履行了说明、提示义务。保险合同已生效,双方应当全面履行合同义务。钟科平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能预见相应事故风险,在充分了解保险合同内容的前提下,其不顾国家法律法规持E类驾驶证驾驶机动车在国道上非法驾驶,加重了保险人责任,违反了合同义务,是悲剧发生的重要原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与保险合同纠纷系完全不同的法律关系,本案为保险合同纠纷,涉及的违约责任应采用严格责任原则,只要当事人有违约行为,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抗辩事由,就应承担违约责任。故钟科平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非法驾驶机动车属于保险免责情形,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焦点】 保险合同中的“准驾不符”属免责条款被告是否尽到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      

    【法院裁判要旨】 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钟科平与被告之间的保险合同成立,签订保险合同的相对人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和保险法的相关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钟科平按约向被告履行了交付保险费的义务,且钟科平投保的农银智盈天下终身寿险(万能型)和农银祥瑞意外伤害保险均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内,而钟科平因交通事故意外死亡,六原告作为钟科平的法定继承人符合涉案保险合同约定的法定受益人,其向被告申请保险理赔理由正当,被告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理赔义务。为此,酿成本案纠纷,被告应负全部责任。六原告诉请被告赔付在钟科平生前投保的农银智盈天下终身寿险(万能型)的保险金8万元、农银祥瑞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金10万元,共计18万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钟科平生前持E类驾驶证驾驶机动车属准驾不符,其在国道上非法驾驶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按照保险合同条款的约定属于保险免责情形,被告不应承担保险责任。对此,涉案保险条款系被告方提供的格式合同,在合同解释上应当秉持对提供合同一方较为严格的原则。结合本案证据分析,投保人钟科平交付保险费时间为2016年8月31日,保险合同成立及生效日为2016年9月1日,钟科平收到被告方保险代理人龙元玉送达的保险合同为2016年9月4日。可见,钟科平是在涉案保险合同生效后才收到被告方的保险合同文本,由此足以说明被告方在与钟科平签订保险合同时,对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未向钟科平履行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因此,被告以钟科平准驾不符,非法驾驶属免责情形而拒绝向六原告赔付保险金的抗辩理由, 法院不予采纳。 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三十九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于2017年7月5日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农银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钟树华、李运花、刘仁香、钟佳、钟鸿杰、钟艺杰保险金共计18万元。 宣判后,农银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提出上诉,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30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保险合同是最大的诚信合同。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必须向投保人就责任免除条款作明确说明,这种明确说明义务是法定的特别告知义务,其明确说明不仅仅是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特别注意,更重要的是对有关免责条款内容做出明确解释,让投保人明白免责条款的真正含义,且保险人对此负有证明责任,否则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同时,根据《保险法》第三十条之规定,对于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有争议时,法院或者仲裁机关应作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目前,在保险实务中,绝大多数保险人采用投保单的形式,由投保人提出投保申请,并在保险人事先统一印制的投保单上填写一些必要事项,其他基础条款或附在投保单背面,或另行统一印制的格式条款详细规定,投保人不能随意修改、变更保险条款,只能对保险条款表示接受与否。即使投保人提出修改、变更,也只能在保险人预先准备的附加条款范围内进行选择。故保险实务中的保险合同多系典型的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因此作为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保险人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对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予以说明。 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 保险免责条款的效力认定问题直接关系到案件的实体处理结果,一直是保险纠纷当事人之间争执的焦点和影响司法尺度统一的难点问题。实务中保险人往往援引免责条款作为拒赔的依据,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往往以免责条款无效或保险人未向投保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因而免责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为由,要求保险人赔偿或给付保险金。保险法将保险人未履行保险免责条款明确说明义务的法律后果设定为该条款不产生效力,认定保险免责条款是否产生效力的关键在于认定保险人是否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 对于投保人在投保单上“投保人声明栏”概括确认保险人对免责条款已尽明确说明义务并签字的,是否可据此认定保险人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投保单上“投保人声明栏”载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了保险条款,并就该条款中有关责任免除和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以及本投保单中付费约定的内容做了明确说明,本人接受上述内容,自愿投保本保险。”这是目前保险人较为通行的做法。鉴于实践中这类声明多是保险人印制好的格式条款,仅依据该声明尚不足以认定保险人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本案中,被告提供的投保单虽有“投保人声明栏”,但投保人钟科平是在保险合同成立并生效后才收到被告方送达的保险合同,由此不能证明被告对“准驾不符”属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况且,被告也未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在订立合同时已向投保人就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作出了提示和明确说明,故法院支持了六原告的主张,认定被告对“准驾不符”属免责条款未尽到明确说明义务,该免责条款对投保人不产生效力,对被告的辩解意见未予采纳。

来源:民二庭
责任编辑:谢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