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以案说法
原告黎小红等诉被告贾益夫等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作者:张志武  发布时间:2017-05-23 10:41:32 打印 字号: | |

    ㈠首部

    (一)判决书字号:

    一审: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2015)耒民一初字第543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4民终1188号民事判决书。

    (二) 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三) 诉讼双方:

    原告:赵泉新,男,1946年2月12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华容县洪山头镇洪烈村12组017号,公民身份号码430623194602120719。

    原告:黎浦生,女,1947年9月2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华容县洪山头镇洪烈村12组017号,公民身份号码43062319471926072X。

    原告:黎小红,女,1978年2月19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华容县洪山头镇洪烈村12组008号,公民身份号码430623197802190723。

    原告:赵承志,男,2004年2月23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华容县洪山头镇洪烈村12组017号,公民身份号码430623200402233813。

    原告:赵如莲,女,2008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岳城社区民委会枫桥组,公民身份号码430622200810090100。

    上述两原告的法定代理人:黎小红,系上述两原告的母亲。

    上述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彭晓丽,湖南惠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贾益夫,男,1969年4月13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沅江市马公铺办事处榨南村永兴村民组8号,公民身份号码432302196904130915。

    委托代理人:殷俊,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易佳,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朝晖,男,1985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沅江市三眼塘镇洞口村,公民身份号码430981198510096617。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沅江支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沅江市琼湖西路北侧138号。(以下简称沅江大地财险公司)

    代表人:姚文春,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谢涛,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依文,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 审级:一审;二审。

    (五) 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审判机关: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

    审判长:黄杰斌;

    人民陪审员:贺雪平;

    审判员:谢碧波。

    二审审判机关: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高斌;

    审判员:王若中;

    代理审判员:李专。

    (六) 审结时间:

    一审: 2016年6月13日。

    二审:2016年11月16日。

    ㈡诉辩主张

    五原告诉称:2015年7月21日,原告赵泉新、黎浦生之子,原告黎小红之夫,原告赵承志、赵如莲之父赵祥驾驶赣CK1368号重型货车由南往北行驶至京珠高速公路1693km+385m路段时,遇被告王朝晖驾驶湘H7511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前方行驶,由于被告王朝晖驾驶的车辆速度过慢,且所驾车辆尾部反光标志不能较好的反映车辆尾部轮廓,导致赵祥所驾车辆追尾碰撞,赵祥在事故中死亡,乘车人赵斌受伤。事发后,经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衡阳支队耒阳大队认定,被告王朝晖负事故的次要责任。被告王朝晖所驾车辆向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各被告对于原告的损失,理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各被告没有履行赔偿责任。请求判令各被告赔偿五原告死亡赔偿金531 400元、丧葬费21 946.5元、误工费4 000元、交通费2 0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80 043.5元(母36 100元、父33 091元、女110 010元、子100 842.5元)、财产损失费133 9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 000元,合计1 027 090元中的476 836元。

    被告贾益夫辩称:原告的损失应先由保险公司赔偿,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优先赔付。被告贾益夫已向五原告预付赔偿金3万元,判决时保险公司应直接返还给被告贾益夫。赵祥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应承担80%的赔偿责任。被告贾益夫的车辆在事故中受损严重,车上物品转运产生的费用及车辆损失,敦促原告按比例分担。另原告的部分请求过高。

    被告王朝晖未到庭答辩。

    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辩称,被告王朝晖在A2照实习期内驾驶牵引车发生事故,根据三者险条款的约定,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的各项损失根据证据及事实核定。诉讼费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

    ㈢事实和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21日0时35分许,赵祥(持A2D型驾驶证)驾驶赣CK136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由南往北行驶至京港澳高速公路1693km+385m路段时,与前方由被告王朝晖(持A2型驾驶证)驾驶的湘H7511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湘H9616挂)追尾碰撞,造成赵祥死亡,乘车人赵斌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交通事故。2015年8月14日,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衡阳支队耒阳大队作出高衡公交认字第000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祥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王朝晖负次要责任,赵斌无责任。

    2015年8月14日,原告黎小红及另一受害人赵斌之妻黎翠娥与被告王朝晖签订协议书,约定先由被告王朝晖支付五原告办理赵祥的丧葬费3万元,支付赵斌的医疗费2万元;五原告及赵斌同意放行被交警部门扣押的湘H75112重型半挂牵引车(湘H9616挂)。当天,被告贾益夫即向原告黎小红支付了约定款项3万元。

    另查明,受害人赵祥系城镇居民,是赣CK136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的实际所有人。2015年9月2日,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衡阳支队耒阳大队委托耒阳市价格认证中心赣CK1836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的重置价格作出鉴定,鉴定结论为133 900元。生前受赵祥扶养的人有子赵承志(事发时已11周岁)、女赵如莲(事发时已6周岁),均为城镇居民;父亲赵泉新(事发时已69周岁)、母亲黎浦生(事发时已67周岁),均为农村居民;赵泉新、黎浦生夫妻育有二子一女。

    又查明,被告贾益夫系湘H7511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湘H9616挂)的所有人。被告王朝晖系被告贾益夫雇用的司机,初次领取驾驶证的时间是在2007年9月18日,现持有的A2型驾驶证为增驾,增驾实习期至2016年4月26日止。2015年7月9日,被告贾益夫为该车向被告益阳大地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间自2015年7月10日0时起至2016年7月9日24时止;保险单中约定的车辆类型为货车。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A11H01Z01090923)第九条第(一)项约定:负事故次要责任的,保险人的免赔率为5%。

    再查明,本次事故的另一伤者赵斌于2015年10月15日向本院提起了诉讼,经审查,赵斌属于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项目中的部分为40 190.4元。

    ㈣判案理由

    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受害人赵祥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王朝晖负次要责任,并无不当,且各方当事人无异议;被告王朝晖系被告贾益夫雇用的司机,在完成雇用工作时致受害人赵祥等受损,应由雇主即被告贾益夫承担赔偿责任。故本院依照主、次责任确定受害人赵祥及被告贾益夫在本案中的过错责任,并根据各自的行为程度,确定主次责任之比为7:3。参照湖南省统计局公布的本案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即2014年度的相关统计数据及双方的请求、所提供的证据,确定五原告的损失:1、死亡赔偿金531 400元(26 570元/年×20年);2、丧葬费应为24 262.5元(48 525元/年÷2),五原告请求按21 946.5元计算,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照准,本项损失确定为21 946.5元;3、误工费,受害人赵祥因交通事故死亡,亲属从家乡到事发地处理相关事宜,确实存在误工费、交通费,故酌情确定误工费为3 000元、交通费2 000元;4、被扶养人生活费,受赵祥生前扶养的人有父母及子女,虽有四人,但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应为204 265.9元[(子、女、父、母18 335元/年)×7年+(女18 335元/年/2×1人+父、母9 025元/年/3×2人)×4年+(女18 335元/年/2×1人+母9 025元/年/3×1人)×1年+(母9 025元/年/3×1人)×1年],该项费用计入死亡赔偿金;5、精神损害抚慰金确定为5万元;6、财产损失费133 900元,依照鉴定结论确定;7、鉴定费3 800元。以上各项共计950 312.4元,其中第1-5项812 612.4元,属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目,因另案受害人赵斌已提起了诉讼,二案的该项损失总额852 802.8元(赵祥812 612.4元占比95.29%+赵斌40 190.4元占比4.71%)超过了死亡伤残赔偿项目限额,故由五原告及赵斌分享,其中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先向五原告赔偿104 819元(11万元×95.29%);第6项属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项目,因超过了赔偿限额,先由被告益阳大地财险公司赔偿2 000元。五原告未获交强险赔偿的部分共843 493.4元(950 312.4元-2 000元-104 819元),因赵祥需承担70%的责任,故由五原告分摊70%即590 445.38元,被告贾益夫分摊30%即253 048.02元。五原告分摊的损失,因涉案赣CK1368号重型仓栅式货车投保了限额为5万元的驾驶员责任险,本应由保险人承担,但五原告未向保险人提出该项请求,故本案不予处理,五原告可另案向保险人主张相关权利。被告贾益夫分摊的部分253 048.02元,因与另案分摊的部分总额281 536.15元未超过商业三者险的50万元投保限额,且未投保不计免赔率,故由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中赔偿95%即240 395.62元,被告贾益夫承担12 652.4元。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不是侵权人,不向原告承担侵权责任,仅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保险责任。原告要求各侵权人赔偿总损失1 027 090元的476 836元中的359 867.02元,并由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过高部分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责任中向五原告支付财产损失赔偿金2 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金104 819元,在商业三者险中赔偿240 395.62元,合计347 214.62元,被告贾益夫已先行向五原告垫付赔偿金3万元,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在向五原告支付保险金时应扣减3万元给被告贾益夫,核减后,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实际需向五原告支付保险赔偿金329 867.02元(347 214.62元-30 000元+12 652.4元),向被告贾益夫支付17 347.6元。被告贾益夫无需另行再向五原告支付赔偿金。

    对于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关于被告王朝晖系实习驾驶员,不得驾驶半挂车,现因驾驶半挂车发生交通事故,保险人有权免赔的主张,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机动车驾驶人初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后的12个月为实习期”及公安部令第123号《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六十四条第二款“机动车驾驶人初次申请机动车驾驶证和增加准驾车型后的12个月为实习期”的规定,被告王朝晖初次领取驾驶证的时间是在2007年9月18日,其申领驾驶证的实习期应至2008年9月17日止,事发时被告王朝晖持有的A2型驾驶证处于增驾实习期内。《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六十五条还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在实习期内驾驶的机动车不得牵引挂车”、“在增驾车型后的的实习期内,驾驶原准驾车型的机动车时不受上述限制”。事发时,被告王朝晖驾驶的半挂牵引车并未另外牵引其他挂车,因而准驾相符。被告沅江大地财险要求免赔的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也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㈤定案结论 湖南省耒阳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二)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沅江支公司支付原告赵泉新、黎浦生、黎小红、赵承志、赵如莲保险赔偿金329 867.02元;

    二、被告贾益夫赔偿原告赵泉新、黎浦生、黎小红、赵承志、赵如莲损失12 652.4元(已付清);

    三、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沅江支公司支付被告贾益夫保险金17 347.6元; 四、驳回原告赵泉新、黎浦生、黎小红、赵承志、赵如莲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列第一、二、三项,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

    本案案件受理费8 450元,由被告贾益夫负担6 508元,五原告负担1 942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沅江大地财险公司不服,向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称:一、原判决认定,案发时被上诉人王朝晖驾驶的半挂牵引车并未另外牵引其他挂车这一事实与公安机关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记载不相符,系事实认定错误。该认定书中明确记载:“王朝晖驾驶的是湘H75112(湘H9616挂)重型半挂牵引车, 主车为湘H75112,挂车为湘H9616。”二、原判决根据《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六十五条“机动车驾驶人在实习期内驾驶机动车不得牵引挂车”、“在增加车型后的实习期内,驾驶原准驾车型的机动车时不受上述限制”的规定,认为王朝晖准驾相符,系对该条款的曲解。机动车驾驶人驾驶牵引车必须持A2驾照。本案中,王朝珲增驾为A2照,在增驾后的12个月的实习期内,当然不能驾驶机动车牵引挂车。三、 即便认定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也应当在计算保险金时,依据合同条款约定扣减5%次要责任免赔率与10%的超载绝对免赔率。四、原审以城镇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提供充分的抚养事实证据;误工费、交通费未有证据支持;精神抚慰金认定过高;车辆鉴定损失金额与实际不服;鉴定费不属于保险赔付范围。

    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沅江大地财险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 450元由上诉人沅江大地财险公司负担。

    ㈥解说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增驾驾驶员在增驾实习期间驾驶准驾车型,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交通事故,保险人是否具有免赔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初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后的1 2个月为实习期。”涉案驾驶员初次领取驾驶证的时间是在2007年9月18日,其申领驾驶证的实习期应至2008年9月17日止,因而法律规定的实习期已过。《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六十五条还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在实习期内驾驶的机动车不得牵引挂车”、“在增驾车型后的实习期内,驾驶原准驾车型的机动车时不受上述限制”。此外,交警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亦未认定涉案驾驶员系无证驾驶或准驾不符。虽然本次事故发生在涉案驾驶员增驾实习期内,但实习期亦是A2准驾车型的实习期,而实习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驾驶员熟悉相应车型的驾驶情况,如果实习期内不能驾驶与准驾车型相符的车辆,就失去了实习期的意义,故涉案驾驶员事发时准驾相符,保险人不具有免赔理由。

来源:民一庭
责任编辑:谢雪梅